清镇

【雷金】凯佬:想不想引起他的注意?

.
#突然的脑洞,说是雷金,其实雷总就一句话的事
#凯莉第一人称注意
#假装手环可以打电话,就当小天才电话手表好了

         我,是你们的凯佬。人称星月魔女,总想着搞点儿事才好玩,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,反而很好的为大赛增添了趣味性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发现这几天我们的小男主金总是魂不守舍,一副思春期少女的模样,动不动神游到哪儿去都不知道了。也得亏我把星月刃架他脖子上威逼利诱,不然就凭他那点儿可怜的智商,一辈子都想不明白。

“…是这样的,我觉得我这几天不太对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我含着棒棒糖面无表情地听他讲,含糊不清的催促。“这点是个明白人都看得出来,说重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估摸着是没想到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,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。“那我直说了,雷狮你知道吗?大赛第四那个。”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,心里已经有了不大好的预感。

“我不知道怎么的就老是会想起他。晚上闭眼都是他的脸,我现在发觉他长得真好看,特别是眼睛……”

“停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直接叫停,打断了他。鬼知道放他讲下去还能说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 不好,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……

“你想起他的时候会不会脸发烫,心跳加速?小鹿乱撞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  “嗯嗯嗯。”金一个劲点头,活像只小鸡仔。“凯莉你形容太对了!”

        棒棒糖一口下去嚼的粉碎,白可惜了我这一副好牙口。好小子,竟然搞得上这种狠角色,小鹿咋没撞死你呢!我糖也不吃了,凝着神色一脸严肃转向他。

“那八成是喜欢上了。”

“啊?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金一脸懵看着我,皱了眉头可怜巴巴,就差掉两滴眼泪下来,仿佛我是他唯一一根救命稻草。然后他就说出了让我大跌眼镜的话,虽然我没有眼镜,借的是隔壁紫堂的。

“那凯莉你教教我,怎么追他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十五年来建立的人生观已经彻底颠覆了。金这种纯情小处男竟然是个弯的,而且不仅不怀疑一下自己的性取向反而就这么接受了。

“姐姐跟我讲,以后一定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。既然喜欢上了就要追到嘛”

        我终于转过了弯。仔细想想也对,金这种的,哪家姑娘喜欢了准是倒了大霉,或许只有同性才能理解他清奇的脑回路。我勾勾手指,金很顺从的凑过来,我刻意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地问他。

“想不想引起他的注意?”

    

   

“这、这样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 这次换了根草莓味的棒棒糖,可不能再废了。我一面摆出一脸你爱信不信的样子,一面补刀。

“大赛第四欸——长得又帅,家境又好,多少姑娘排着队倒追的人啊,可惜人家看都不看一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金明显被我唬得,摁键的手都不抖了。这一套来吓他简直太有用,醒醒吧,他都弯了,这种不正经的大赛里还有几个直的,哪看得上姑娘。

“金?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头一传来声音金眼睛都亮起来了,一闪一闪,头上似乎还有耳朵扑棱,准是雷狮没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迟疑地望向我,我也没讲话就这么对视着,那头倒是很有耐心的在等。我看见金深吸一口气,冲我打了个OK的手势。行,好玩儿的来了。

“喂…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,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?”

        雷狮那傻的一听就乐呵了:“金小朋友,你乖乖在原地等我,我马上来接你好不好?”摸着良心说话,低音炮又苏又撩,普通姑娘听了要脸红尖叫,可惜,我都摸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呵,基佬。

         金再望了我一眼,直接大段话蹦出来都不带气儿喘的。

“我是想说你不用来接我了。你去接那些要人接的废物小朋友吧,我可厉害了我自己回去,想不到吧?顺便给他们带句话叫他们退赛吧,别给我们大赛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好家伙!天知道他那小脑袋瓜子是怎么记下来我教他这么多的。算着那头雷狮还没反应过来,我抓过金的手就是一个挂断。

“真的会有用吗?”

“那当然啦。不要他来接,这很完美的体现了你的独立自主,还有你的霸气,百分百会让他大吃一惊。还充分表现出你比起那些人的独特之处,特有范儿对不对?对不对?马上就比情敌高出一个档次!”

        金估计没消化完,被我几句话绕得晕晕乎乎,追在身后使劲儿谢我。

        我冲他竖了个大拇指,露出微笑,深藏功与名。

        很好,金。你已经“成功”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     
 

很委屈。姑且打个tag。
顺便中岛生日快乐呀w

【弦羲】字由心生 一个小甜饼。

       祝羽弦的字好看是众所周知的。

       墨笔一沾,倒不似本人般玩世不恭,筋骨具全,遒劲若展松。彼时人人捧奉,千金亦难求。
 
       这祝公子也不轻易写,毕竟为贵族子弟,颇是挑剔。非重墨不写,一笔浓重似能脱出艳霞。又要拥美人入怀,两三言调笑间嗅兰鬓温芳,墨间留香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倒没多少人知道白永羲的字。

       白永羲写字时也不似祝羽弦那般,多是掌纳温酒一樽,堪堪抿口足以。
  
       悬腕垂笔,神色稳重。笔下写得是龙飞凤舞,似要翩然跃纸而起。

       好看是好看。

       可惜没人看得懂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常言道字如其人。

       当年祝羽弦去白府上小坐,恰逢白永羲题字。他在座上只远远一瞥,惊得要拍案而起。实在琢磨不透,白永羲这么一个沉稳的人,能写出这样的字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莫不是面上稳重,内心放荡?

       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   据说那天祝羽弦出了白府四处言叹,说是开了眼界。再细问,便白玉扇骨一展,低压眉眼,故作神秘地凑近再展颜一笑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不告诉你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祝羽弦从后围上来,呵温言入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喜欢看白永羲画画。清墨一挥,干湿三笔纷纷洒洒,万里山河延不尽。
   
       “总有一天,我带你看完这凡尘美景一卷长。”

       情语黏腻,混着热气卷的白永羲一个激灵,闪躲不及。面上晕了红,明灯晃晃映着。
  
       祝羽弦松松垮垮斜倚着白永羲,抓起毛笔跃跃欲试。“我帮你题字呗?”

       他也没等回应顾自写起,只是刻意揽过肩圈紧,埋进发间轻嗅。

       他是记得那年的。霜寒地冻,满树杏梨压枝低。遥寄他满头雪纷纷,华衣锦裳,玄绛沉香。谁能比他?
 
       无人可及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白永羲微咳两声偏过头。

       他也是记得那年的。玉石激千涟,塘游青鲤尾尾。纸伞绝甘霖,步行东桥人成双。…接着就是祝羽弦突如其来的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,喂。你走神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祝羽弦把弄起掌中笔,虚空横画,不经意间似是想给他满头白发染上墨色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说你呀,这种字要是给我写情书,我可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阖目为弦月,面色若桃花欲烫骨,开口却声线清泠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就在眼前,何必如此繁琐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画情入骨,知髓透味。
  
        祝羽弦一笑,覆身吻了上去。

我好喜欢千霜小姐姐!!

只有我觉得花月瑶和花夕辞相性很高吗u

染色好贵啊…不想约了。
去年福袋剩的两套幻阁都抽齐了QVQ

三次单抽。
为什么我抽荣耀水晶的时候没有这种欧气(…

悄咪咪立个flag。
抽到灯姐就写性转灯姐x晴明。
占tag抱歉〒_〒

【远舜】十梳歌


舜不是很喜欢新来的那个侍卫.

冷冰冰的,几次跟他说话也不怎么搭理,就面无表情的在他身边守着.心高气傲的小皇子心下有些恼怒,索性几下乱抓弄散了整整齐齐扎在脑后的马尾.

"喂,你过来,给孤梳头."

绿发侍卫径直走过去,瞅见乱糟糟的乌发轻皱起眉.沉默了一会迟迟不见有动静,舜晃晃脑袋递过去一把木梳子.

手指接过木梳轻插入浓密发丝向下——

"嘶……!疼!你没梳过头吗?!要轻!"

侍卫无奈地耸耸肩,他从小习武枪,刀,剑,都拿过,独独未拿起过这梳子.又不能抗命,直接一下子不知力道.侍卫听着,手上放轻,舜也没再抱怨.

"一梳梳到髮尾 ,二梳白髮齐眉 . 三梳儿孙满地 ,四梳永谐连理…… "

听着身后人喃喃不知自语些什么,舜张口就问."念叨些什么呢?"

侍卫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舜会问这个问题,随后一五一十的回答."我叔给那新娶的夫人梳头时念的."

"你叫尽远,对吧?"

"是的,殿下."

"以后,你就是孤的贴身侍卫了."

"是."

简直莫名其妙,不愧是以任性著称.尽远默叹了口气继续打理起舜的长发.这头发,可真难理.

"尽远,给孤梳头."

自那天起舜就天天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固执的要求尽远给他梳头.再大些,到舜十三岁了,他思量着再让别人梳头传出去得让人笑话,就自己动手了.今天再提了一回要求倒是难得.

尽远再拿起那檀木梳子给舜梳头.手下力道早已是恰到好处让舜也没处好说.

"一梳梳到髮尾 ,二梳白髮齐眉 … "

"三梳儿孙满地 ,四梳永谐连理. "舜接起了下句子."你那年也是这么念的."

"莫不是,把孤当你那新嫁娘了."舜打趣的问他,眉眼间添了几分笑意."再济,就是看上哪家姑娘了."

"殿下,我还没念完呢."尽远更像是有意开脱,避开话题不去回答.

"好,你继续,孤听着."

"五梳和顺翁娌 ,六梳福临家地 .
七梳吉逢祸避  ,八梳一本万利. 
九梳乐膳百味 ,十梳百无禁忌."

"老一辈说这叫《十梳歌》.念一句梳一下,梳完十梳,这些也就成真了."尽远念着梳完最后一下利落的扎起.不多不少,正好十下.

舜突然笑起来."估摸着是说笑罢了,当是出嫁的祝福."

尽远沉默了一会没再说些什么.

日子一天天去了,这头发也一天天长了.

尽远有时候在想,这多梳几下一辈子就过去了,比翻书还快.他也就想这样,既然这么快,在意什么呀?

就梳一辈子得了.

一个摸鱼.她是天使😭